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视点

对民族文化充满自信

更新时间: 2018-01-02 15:21:06 点击:

  

  

  2017年1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回复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的信函让我感到格外亲切。1957年乌兰夫批准成立了12人组成的乌兰牧骑文艺轻骑兵,乌兰牧骑就从这里崛起,他们奔腾活跃在边防哨所、嘎查(村落)、学校和蒙古包,奔驰在一望无际的内蒙古大草原上。随后在内蒙古各旗县,乌兰牧骑就像雨后春笋般兴起,那时的乌兰牧骑队员半业余半专业,基本是由半脱产的牧民兄弟组成。我记得每年在呼和浩特短期冬训一次,由专业人员担当教练。他们带着奶干、炒米、牛羊肉,集中住宿在呼和浩特乌兰恰特剧场后台化妆间,集训加班加点,非常辛苦。他们短训结业演出的歌声响彻青城上空,给呼和浩特观众带来直冲九霄的蒙古长调和清纯悦耳的原生潮尔(潮尔是蒙古族多声部音乐概念的总称,泛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复音音乐形式),还有马头琴、火不思、四胡、三弦、笛子、扬琴等特色民族民间器乐。那真是弥漫着一片蒙古音乐舞蹈的芳香,真是蒙古民族文化艺术的原生态宝藏。我非常羡慕有的乌兰牧骑女队员自制的绣花靴子,蒙古女子对美的追求是从脚底开始的,从头上到脚下都是非常华丽的妆饰。当乌兰牧骑跨越到21世纪时,2017年1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回复乌兰牧骑的信函,使得全区的乌兰牧骑队员更是不忘初心,发扬着扎根生活、服务牧民群众的精神,也激励着我们文艺工作者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充满了自信,在新的时代,踏上新的征程。

  乌兰牧骑一年四季都在基层巡演,非常艰苦。节假日也顾不上回家,都在野外赶路,从这个嘎查到那个嘎查,边走边演,对此我深有感触。

  1981年至1984年,我的独舞晚会九进内蒙古大草原,巡演累计100余场,无论迎风冒雪还是烈日当头,都没有停下我们演出的脚步,我对乌兰牧骑赶路的艰辛深有体会。我从北京只身携带着服装道具出发,再从呼和浩特转站到各个盟,演遍了乌兰察布盟(现乌兰察布市)、锡林郭勒盟、呼伦贝尔盟、昭乌达盟(现赤峰市)四个盟的乡间、学校、厂矿、边防哨所和蒙古包。

  有一次赴鄂温克旗巡演,在西博嘎查演了一场后,又从这里骑着马,赶赴另一个嘎查,途中经过伊敏河,只能骑着马蹚河到彼岸的蒙古包中去。当我骑着马蹚河时,看着川流的河水里鱼群畅游的景象,我便忍不住从马背的鞍子上弯下腰伸手去摸河里的鱼群,结果不慎把水扬到了马腿和腋下,马突然前腿腾空,我就从马背上掉进了河里。当时我因为有舞蹈的功底,一手抓住马鞍蹬子,另一手抓住马鞍子,凭借舞蹈里的一个“串翻身”,翻到了马背上,现在想起来那一幕变成了一个有趣的场景。其实当时是很狼狈的,浑身湿漉漉的跟落汤鸡一样,头发和化妆的油彩一塌糊涂。好在当时是7月,草原烈日当头,不到半小时就把湿透的衣服晒干了。继续赶赴到演出地点,重新化妆换上演出服装,演完已经到了傍晚。这一路的巡演有声有色,可以说是欢声笑语伴着我的独舞晚会,虽然风尘仆仆,却并不觉得疲惫不堪,草原上的演出使我得到了心灵的净化。

  当回到北京,站在我们东方歌舞团的排练场地上,我感到每场演出都像是一次全新的演出一样。尤其表演独舞《盅碗舞》时,草原风情再次滋养了我,我带着草原的清新,也感到演出常演常新,自信于扎根民族文化沃土的艺术将青春永驻。

  演员要守护民族文化的净土,守护千年民族文化艺术这棵参天大树。作为草原上的艺术工作者,要回归草原,怀抱大地,亲吻蓝天白云,净化心灵。一个艺术家离开艺术的发源地,艺术之根缺乏滋养必然会慢慢地枯竭。无论走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必然会永久地吸引世界的目光,这应是我们永恒的文化自信。乌兰牧骑是从艰苦跋涉中走出来的文艺轻骑兵,乌兰牧骑的精神更是我们文艺工作者的精神财富。

  我的独舞晚会草原万里行,边演边走,满载着对草原上日日夜夜的无限风光的记忆,那是我最难以忘怀的一次演出行程。祝愿乌兰牧骑再现光彩,希望他们永远地扎根草原,担当起守护民族文化自信的文艺轻骑兵!祝愿乌兰牧骑精神发扬光大!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五至十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舞蹈家 莫德格玛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由中共河北省委党校信息管理处维护制作 E-mail:xxglc639@163.com 冀ICP备10019205号